亚洲AV无码久久无遮挡

當前位置: 數字圖書館 > 政策·標準 >

中國出口圖書有望獲資金扶持

來源:北京商報   發布時間:2016-01-12

回眸十年,中國出版企業“走出去”已給人們帶來無數的欣喜和感動,《狼圖騰》、《〈論語〉心得》等數千種圖書已經遠銷海內外……
近日,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紀檢組長宋明昌表示,新聞出版總署今年將通過“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等項目繼續推動版權輸出,并計劃制訂有關國際暢銷書計劃,為可能成為國際暢銷的圖書項目給予包括政策、資金在內的積極扶持。
國際暢銷書計劃有望出臺
近日,記者從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了解到,我國圖書版權的輸出數量已經從2004年的1314項提高到了2009年的4177項;版權輸出、引進比已經由2002年的1:15提高到了目前的約1:3.30,顯示了中國出版業在國際市場上的良好發展態勢。雖然我國圖書出版在5年內取得300%的增長,但宋明昌卻認為,這些成績并不足以充分說明中國圖書已經成功地叩開國際大門。
“圖書‘走出去’絕不僅僅是輸出幾個版權、出口幾本書這么簡單。”宋明昌認為,我國圖書版權輸出和實物出口數量增長很快,但是能夠產生較大國際影響的圖書數量比較少,還沒有一部中國作品成為國際圖書市場上影響非常大的暢銷書。中國圖書要真正“走出去”,就一定要有一批能在外國讀者中產生廣泛影響、在國際市場上非常暢銷的作品。而中國文化產品的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提升,不僅要有一定數量暢銷國際的圖書作品,更要擁有一批自主知識產權和知名品牌,有幾家或十幾家國際競爭力突出的、活躍在國際市場上的大中型新聞出版傳媒企業。“如何有效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這是每一個國際大型出版傳媒企業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宋明昌表示,下一步將在打造國際暢銷書、常銷書方面多下工夫。“我們正考慮制訂有關國際暢銷書計劃,對可能成為國際暢銷的圖書項目給予包括政策、資金在內的積極扶持,力爭在未來5到10年里能夠有一批圖書成為國際暢銷書。”
對于今年我國圖書版權出口預期,宋明昌表示,由于版權輸出屬于國際貿易活動,受國際政治、經濟、文化、語言、習俗、市場等多種因素影響較大,“所以今年的版權輸出量要繼續保持4000多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全行業共同努力”。
兩大計劃為圖書出口“保駕護航”
為了充分保障中國圖書能平穩較快地“走出去”,宋明昌表示,“今年,新聞出版總署將繼續實施項目帶動戰略,通過‘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等項目推動版權輸出,對積極參與國際出版版權貿易活動的出版企業提供更多的服務和支持,對在版權輸出方面做出突出成績的單位加大獎勵和扶持力度,力爭今年的版權輸出數量實現新增長”。
據宋明昌介紹,由政府推動、企業主導、市場化運作的“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已經成為我國新聞出版業對外開放的名牌工程。截至2009年年底,“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工作小組已同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荷蘭、俄羅斯、澳大利亞、日本、韓國、越南、巴西等46個國家和地區的246家出版社簽訂了1350項資助出版協議,資助出版1910種圖書,涉及26個文版,協議資助金額達7000萬元人民幣。目前已有559種圖書在國外出版。
“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將采用項目管理方式資助外向型優秀圖書選題的出版和翻譯,重點資助社會科學、自然科學、文學、藝術、語言、少兒類優秀選題。選題應是各自領域最高水平的重要作品,以反映中國傳統經典文化和當代中國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社會等方面發展變化內容的精品圖書為主。重點扶持“中國學術名著系列”和“名家名譯系列”。項目獲得批準后兩個月內撥付全部資助經費的50%,項目完成后撥付剩余50%的資助經費。
除此之外,國家相關機構還將給圖書“走出去”制定更為詳細的扶持政策,進一步對重點圖書項目予以資金、政策的扶持。
出版社“走出去”各有高招
圖書“走出去”從政府層面已經為各家出版社敞開了大門,而國內各家出版社也不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搶占國際市場。
去年,由吉林出版集團出版的未來學大師約翰·奈斯比特最新著作《中國大趨勢》德文版、英文版分別在2009年10月和2010年1月由德國漢斯出版社和美國的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團出版,韓文版由韓國商業出版公司于3月底出版,一本全球暢銷書首先由中國出版社推出中文版,這在國內出版界還是頭一回。
在談到中國圖書如何“走出去”時,吉林出版集團副總經理劉叢星深切感受到,通過有影響力的西方人向西方社會介紹中國是一個行之有效的方式和辦法。《中國大趨勢》的成功根本就是試圖將這個項目打造成不可替代和無法仿冒跟風的作品。首先,作者約翰·奈斯比特的知名度和號召力是目前市場同類作者難以企及的。其次,因選題的特殊而受到政府的重視,從而獲得了其他作品所不具備的各類資源運用的便捷。加之,“中國模式”又恰好是當前頗受矚目的話題,而將中西方爭議性話題在書中有不少交鋒性論述作為賣點之一也大大增強了作品的獨特性。
作為國內最大出版航母之一的中國出版集團也在積極實施海外戰略。據中國出版集團總裁聶震寧介紹,目前中國出版集團在海外的機構已經達到27家,除了5家出版社之外,還包括書店和海外分公司。
“之前主要是產品和版權的出口,但從2007年開始,我們開始與國外的出版公司合作,實現企業實體的‘走出去’,通過合資、控股等方式,掌握主動權更好地融入當地市場,實現本土化的策略。”聶震寧表示,今年中國出版集團計劃在國外再設立2-3家出版社,“走出去”是國內出版企業做大做強的重要途徑之一。
高端翻譯人才缺口達九成
盡管圖書走出國門的步伐正在加快,但我國出版進出口貿易一直呈逆差狀態。“版權貿易上的逆差由諸多因素造成,但歸根結底還是翻譯問題。”中國外文局副局長黃友義坦言,中國圖書乃至中國文化走向世界,翻譯工作是惟一一座橋梁,同時也是一道屏障。中國文化能走出去多遠,很大程度取決于翻譯的效果。“中國圖書在國際市場上表現不佳,除了受到中西文化差異的限制,深層次的原因是人才問題,特別是高水平中譯外人才的匱乏。”黃友義強調,如果跨不過這個坎,中國文化就不可能大踏步走出去。
中華書局副總編輯顧青更是以“翻譯可以殺死一本書”來形容中國圖書出口面臨的最大問題。“在《〈論語〉心得》的翻譯過程中,翻譯作為出版中介實際上是在把握一本書的命運。”顧青說,“為了翻譯出更能讓西方人接受的《〈論語〉心得》,中華書局投入的翻譯成本難以估算,給翻譯的薪酬也高達版費的4%”。
“據統計,目前中國在崗聘任的翻譯專業人員約6萬人,另有數十萬人以不同形式從事翻譯工作,但是現有的翻譯人員仍無法滿足中國日益增長的中譯外工作需求。翻譯工作者一般擅長把外語翻譯成自己的母語,而將母語翻譯成外語,被公認是一項高、精、尖工作,能夠勝任中譯外工作的高端人才嚴重不足,估計缺口高達90%以上。”黃友義無奈地表示。
版權經紀能人難求
“除了翻譯人才的缺失,現在我更需要的是版權經紀人。”大多數出版社負責人表示,目前,在國內圖書版權輸出上,還是以個別出版單位單打獨斗為主,沒有成熟的版權代理市場,這種現狀也制約著中小出版社的版權貿易。現有的一些版權代理公司,由于代理的業務很不固定,通常是單項合作,很難形成規模。另外,由于版權代理資質認定沒有統一的規范,使得從業人員業務水平參差不齊,很難與出版社形成長久的良好合作關系,常常是一錘子買賣,拿一次傭金就“跑”了。
相反,國外的版權代理人很多時候充當了作者的代言人,會為作者負責所有的事情,并不僅在于掙錢。據悉,《塵埃落定》在國外的版權代理完全是由經紀人來辦的,此書在多年前就已經賣出15萬美元的版權,現在已經有近30個國家引進這本書。《塵埃落定》的作者阿來表示,版權輸出后能在海外市場取得成功,與版權代理人對這本書的成功推薦和運作密不可分。
有業內人士分析,在版權貿易中,目前最需要的是既懂國內外出版又懂語言的高水平版權代理人才。政府應該下大力氣培育成熟的版權代理市場,樹立版權代理專業化的理念,實行版權代理機構準入制度、職業認證制度和版權代理人持證上崗制度,推動版權代理行業協會的建立與發展,規范版權代理競爭秩序,這樣才能夠真正發揮版權代理在版權產業發展中的作用。
 

點擊:
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